聚星股东

2020年,新技能、新职业、新趋势——年终专稿
劲评论 闫向军 2019-12-23 23:24:53
  三百六十行,指各行各业的行当,也就是社会的工种。技术进步,社会发展,有些技能和职业消失了,有些技能和职业发生变化,而更多新技能新职业不断产生。作为新兴产业,旅游业更是如此。
  
  年终岁尾,照例来一通预测、展望或者瞎猜。所谓预测,越往大里说越好办,还可称为趋势;越往具体说越麻烦,就可能是瞎猜。可以从旅游行业的新技能新职业谈谈2020年的趋势,或者反过来从新趋势上说说新技能新职业。
  
  旅游信息编辑
  
  一个崂山或青岛或山东或中国的目的地旅游小册子、网站、手机应用等目的地信息内容如何撰写如何编辑,这是旅游行业的很“老”也很“新”的技能或者职业:从托马斯·库克时代的世界上第一本旅游指南《利物浦之行手册》,再到“红色指南”的《米其林指南》,还有旅游者黄色圣经的《孤独星球》,最后是层出不穷的目的地手机应用“一机游”。旅游信息编辑如此历史悠久,而且遍布传统旅游企业尤其是线上旅游企业。奇怪的是罕见有专家、大咖、权威等论及谈及,而多是貌似紧跟潮流的大谈UGC(用户生成内容),以及线上泛滥成灾的图片+感叹词+网络语言的所谓目的地攻略信息。
  
  直到2019年双11期间,微信公众号“嬉游”在业内刷了屏,在津津乐道的带货旅游产品1.4亿元的背后,我们是否看到旅游信息编辑的作用和功力,是否看到“旅游是信息交互过程”的本质。
  
  2020年,旅游业将需要更多的旅游信息编辑,成为旅游行业的基础性职业。
  
  旅游社交媒体编辑
  
  2019年,微博、微信公众号、抖音、今日头条等已经成为旅游企业以及各级文化和旅游机构进行信息传播的常规渠道,这些社交渠道的维护需要大量的社交媒体编辑岗位,它是旅游信息编辑的分支。
  
  2020年,传播信息的碎片化、视频化为社交媒体编辑增加了职业难度,需要旅游社交媒体编辑具备创意、写作、拍摄、视频编辑等多项技能。
  
  旅游达人
  
  尽管不同渠道、平台上对这种职业有不同的名号,比如同程上称为“验客”、去哪儿上是“聪明旅行家”、马蜂窝上叫“蜂首”等等。可以把爱好旅游,旅游经验丰富以及具备旅游攻略写作能力的人称为“旅游达人”,是旅游信息编辑职业的其中一类。
  
  2019年,旅游达人出现泡沫化的苗头,从内容生产到流量产生皆如此。
  
  2020年,向产品化方向发展,会成为旅游达人职业进阶路线之一。
  
  旅游产品师
  
  文化和旅游融合以来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变化之一是文旅集团多了,如同雨后春笋。
  
  这些文旅集团大多是地方性集团,也就是目的地集团,更是控制和掌控目的地旅游资源的文旅集团。
  
  未来,文旅集团们面临的主要问题是缺乏产品,缺乏渠道,缺乏旅游产品师。
  
  在Travelzoo旅游族的旅游产品上,有一个“制作人”角色,更准确地称为旅游产品师,是目的地旅游产品的组织者。Travelzoo旅游族明显地标识出这种职业,而更多的渠道中,旅游产品师隐身其后。
  
  许多平台称其为“定制师”,一位山东省青岛市的旅游业者很难成为青海省海北州的“定制师”,因为他应当非常熟悉目的地也就是当地旅游产品资源,才能完成所谓旅游产品的“定制”。从这方面来说,目的地旅游产品师的名号更恰当。
  
  2020年,目的地需要更多的旅游产品师,文旅集团需要更多的旅游产品师,价码水涨船高。旅游产品师不但要了解渠道,还要熟悉目的地产品资源,由此目的地培养方式尤为关键。
  
  旅游专业作者
  
  如果加上旅游产品师的职业能力,可能成为旅游信息编辑的“升级版”,这种职业更准确的名称是:旅游专业作者,如同《孤独星球》作者一样。
  
  2020年,需要更多的具备目的地信息组织能力和产品组织能力的旅游专业作者。
  
  旅游直播员
  
  2019年,李佳琦创造了直播带货的奇迹。如果把会“玩”的人称为“旅游达人”,是不是加上会“说”就会成为旅游业的“李佳琪”?这里的难度是:旅游产品不能像口红一样抹在嘴唇上展示出来。
  
  2020年,不排除有更多的旅行社开办直播间,通过旅游直播员的营销,为旅行社带货。
  
  强调一点,和旅游达人一样,旅游直播是一种专业职业,不是一种“爱好”。
  
  旅游信息审核员
  
  2019年11月,雒树刚提到:“网络旅游平台作用越来越大,90%以上的游客都从网络了解旅游信息,订购旅游产品。但也存在各种问题,比如虚假宣传、提供的产品服务与宣传不符等。我们已经制定了网络旅游平台管理办法,现在正在向社会公示,公示通过后,就会出台实施。”
  
  2020年,随着《在线旅游经营服务管理暂行规定》的实施,那么众多网络旅游平台要对其海量信息内容进行日常性实时性的合规合法性审核,而且审核内容也会越来越多,这些机构对旅游信息审核员的职业需求会产生,也可以看做是旅游信息编辑职业的分支。
  
  旅游信息规划
  
  指南手册、网站、手机应用等的目的地信息内容如何组织如何规划,则属于旅游信息规划师们的工作范围。
  
  当我们使用手机百度搜索“青岛”的时候,搜索结果可以看到“组织”或者“规划”的痕迹,展现较为完整的目的地信息。
  
  而使用谷歌搜索“qingdao”的结果,能够看到信息组织更明显的结果。那么,搜索系统会代替旅游信息规划或者组织工作吗?
  
  Wolfram Alpha可以把网络上的信息“组织”起来,形成结构化的信息结果。怎么看,这都是是非常系统全面的目的地信息介绍。
  
  2019年,一款叫“Magi”搜索火了。网上特玄乎的概括是:从开放领域的纯文本当中提取知识,并让其可解析、检索和溯源。
  
  搁在在旅游行业里,尽管现在还处于雏形,但我们可以说,“Magi”不但可以组织目的地信息,还能够“计算”“分析”出网络上的“目的地形象”或者“目的地品牌特征”!比如青岛是“帆船之都”。注意页面右上角注明的“主要学习来源”,页面右侧目的地的“描述”和“标签”是通过对网上信息的“学习”得来的。
  
  2020年,或者更远的将来,旅游信息规划或者组织也许会被人工智能的“算法”代替。
  
  还有一个预测是:未来一机游们是不是可以不这样“原始的”而且“没有技术含量”地收集组织目的地信息,形成区域目的地平台,而且还得费心巴力地维护更新信息?“Magi”或者其他人工智能系统能代替吗?把网络上分散的目的地旅游信息聚合起来?可能是线下利益缠住了手脚。
  
  2020年,景区或者城市目的地可以使用“Magi”测试目的地网络营销的效果。
  
  门票咨询员
  
  2019年8月12日,《关于进一步激发文化和旅游消费潜力的意见》颁布,指出:“到2022年,实现全国文化和旅游消费场所除现金支付外,都能支持银行卡或移动支付,互联网售票和4G/5G网络覆盖率超过90%,文化和旅游消费便捷程度明显提高…… 推进“互联网+旅游”,强化智慧景区建设,实现实时监测、科学引导、智慧服务。推广景区门票预约制度,合理确定并严格执行最高日接待游客人数规模。到2022年,5A级国有景区全面实行门票预约制度。”文件多次提到了一个时间节点:2022年,这就意味着2020年是相关措施落实的关键一年。
  
  故宫博物院于2017年7月起试行门票全部网络预约购票,拉开了国内景区实施门票预约制度的序幕。
  
  景区门票实现网络预约后,故宫出现了“门票咨询员”的岗位,与此同时,景区售票员这个职业和线下售票处一起消失了。
  
  而移动支付的完善以及人脸识别景区闸机的应用,景区检票员恐怕也不需要很多了。
  
  2020年,陆续全面实行门票预约制度的景区不单单是5A级景区,还包括一部分4A级以及相当多的博物馆。也有着急的,近期山西省出台意见,到2022年所有5A和热点4A全面实行门票预约制度,互联网售票超过90%。这些不仅仅影响到景区售票员,还会波及到旅行社、OTA、旅游信息化技术企业以及与景区门票相关联的职业和技能。
  
  景区导览官
  
  马未都先生可能没有想到,作为文化学者的他会深深介入到旅游行业,成为文化和旅游融合的参与者。
  
  2019年9月,高德地图推出“景区随声听”电子导游系统,涵盖全国500多个景区,游客根据需要购买导览语音包,在游览过程中收听。首批导游讲解者有学者、旅游达人、媒体主播等,当然也有真正的导游。这些名人导览语音包贵的12元,便宜的3元,比真人导游讲解服务价格便宜了不少,当然主要卖点是权威和风趣。
  
  高德地图称这些跨行的马未都们为“导览官”,无疑是抢了导游员尤其是景区讲解员的饭碗,从不到半年时间的300多万的收听量上可以一窥景区讲解市场体量。
  
  2020年,百度、腾讯以及其他掺和者也会丰富上线算不上“黑科技”的地图导览系统功能,随之而来的是景区讲解职业空间的压缩甚至慢慢消失。也很容易联想到的是,带来旅游印刷地图的设计、制作和销售等相关技能和职业的萎缩。
  
  北京恭王府门前摆出了一个告示:近期大量游客投诉,在飞猪、去哪儿网、马蜂窝、淘宝网站购买的恭王府门票+讲解(电子讲解),价格高于景区门票且无法刷身份证入园,经核实非恭王府官网购票平台,请退票后到销售窗口购票。
  
  有意思!景区实行门票预约后对OTA以及其他渠道的影响很大,OTA拿景区门票与其他产品要素尤其是电子讲解服务进行产品组合,可能会出现利益分配问题。
  
  直接联想是,高德地图导览语音包收入会分给故宫、颐和园等旅游景区吗?
  
  2020年,景区同行们可能会关注这些特殊“版权”了。
  
  自由执业导游
  
  电影《手机》开始有一个有趣的情节:
  
  年轻的严守一帮吕桂花给她在矿山工作的丈夫牛三斤打电话,矿工接到电话后,在大喇叭喊了出来:“牛三斤,牛三斤,你的媳妇叫吕桂花,吕桂花让我问一问,最近你还回来吗?”
  
  可是,吕桂花不知道牛三斤是否回来。
  
  同样,游客接受了马未都先生的解说和导游服务,可是马未都先生却看不见游客的反应,或者听不见游客的提问。
  
  问题是:马未都先生应该取得导游证吗?
  
  根据2016年颁布的《导游自由执业试点管理办法(试行)》规定:
  
  “线上导游自由执业是指导游向通过网络平台预约其服务的消费者提供单项讲解或向导服务,并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收取导游服务费的执业方式。”
  
  “持有在试点地区注册的初级及以上导游证,身体健康、且2年内未受到行政处罚的导游,由各试点地区旅游主管部门审核,可以参与导游自由执业。”
  
  马未都先生的“讲解声音”和本人分离了,怎么办?
  
  看来《导游自由执业试点管理办法(试行)》没有想到这种状况。
  
  2016年《导游自由执业试点管理办法(试行)》颁布后实际上催生了导游职业的一个分支——自由执业导游,也称“网约导游”,携程平台上称为“当地向导”。
  
  可以肯定的说,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的普及是自由执业导游大范围产生的前提,移动互联网平台可以聚合目的地碎片化、个人化的旅游服务,直观地呈现在游客面前。
  
  2019年,微信朋友圈、今日头条、抖音、百度等出现了大量以“旅游达人”、“本地向导”等个人名义发布的旅游产品广告,也是这种动向的直接反映。
  
  2020年,会出现更多的不经过传统旅行社而是在网络平台上出售服务的自由执业导游。
  
  2020年,同样会出现关于自由执业导游的问题和纠纷,就是《导游自由执业试点管理办法(试行)》规定:“自由执业的导游不得从事讲解、向导以外的其他业务。”。
  
  为此,法律专家李志轩提醒:“今年《电子商务法》施行,要求网约导游合法经营,即要有营业执照,且还要合法执业。如果网约导游无照经营,且在原国家旅游局批准的导游自由执业试点省、城市外执业,不仅网约导游违法,而且平台也会涉嫌违法。”、“如果网约导游仅仅提供导游服务,只要有营业执照,一般不会涉及旅行社业务。实际上,网约导游从事的业务就是“微型旅行社”的业务,这个问题处理不好,网约导游和平台将会同时触动法律红线。”
  
  目的地旅游专家
  
  2019年11月,微信在北京推出“微信国家欢迎计划”,行内理解的意思就是通过微信小程序的方式,协助境外国家或者地区旅游局建立面向中国游客的目的地数字系统。微信的计划是:“未来目标是覆盖全球旅游局和背后的庞大商户合作伙伴网络。”估计微信的考虑是让游客在旅游目的地使用小程序,连接起支付以及其他动“钱”的场景,而境外目的地琢磨的是最好在旅游前就触发小程序,问题是:哪来的流量触发小程序?
  
  不过,微信小程序却在境外国家和地区旅游局在中国的目的地营销中日益发挥着著有成效的作用,尤其是“旅游专家计划”,使“目的地旅游专家”这个在国外业内历史很长的职业技能在中国旅游业者中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
  
  目的地营销培训机制,大多数国家叫“旅游专家计划”(Specialist),目的地旅游机构通过在客源国(地区)实施线上线下培训活动,激励发动客源国(地区)旅游行业导游、领队、销售等业务人员和其他人员参与培训,通过相应考试合格者授予电子或者纸质“旅游专家证书”——《谁来讲中国故事》
  
  在这个过程中,微信尤其是微信小程序系统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无法想象,这样的技能培训如果完全依赖线下人工操作,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
  
  2020年,会有更多的国家和地区在中国推出“旅游专家计划”,目的地旅游专家也会成为中国出境旅游业者的基本技能之一。
  
  2020年,已经吆喝了一年多的中国入境游,是不是开始讨论一些踏踏实实接地气容易下手既站着说话又弯腰干活的办法和策略?比如在中国入境游主要客源国实施“旅游专家计划”。
  
  一些职业技能,如果拘于传统,它的历史很长,是老的;如果技术应用恰当,就可以成为新的。技能是新是老,因人而异,因时而异。
  
  用完即走的小程序很符合目的地大场景,而具体应用模式上,探索才刚刚开始,2020年应该有所突破。
  
  无心插柳,微信小程序盯着外国的月亮,越来越多的文化和旅游局盯着小程序,看得多了,价码也下来了,一个省会城市目的地微信小程序开发经费是13.58万。
  
  旅游信息咨询员
  
  旅游信息化的发展历史屡次证明,试图预测新技术在旅游产业的具体应用前景是有风险的。
  
  先有谷歌眼镜,后有苹果手表,让很多有实际操练经验的专业业者都走了眼,就别提只是夸夸其谈“智慧旅游”、“大数据”,扯嗓子吆喝的。
  
  几年前,所谓专家们对4G在旅游业应用前景白开水口号式的描绘犹言在耳。
  
  2019年6月,工信部向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广电发放5G商用牌照,5G来了。
  
  看到新加坡AR沉浸式体验项目空无一人,帮助这个景区想出一个理由:为什么要到热带目的地新加坡去体验AR滑雪项目?
  
  游客为什么要看景区高清直播?是欣赏风景,琢磨是不是该去?那么看一张美景图片也行。要么是获取信息,看看是否人多?可游客还未到景区,这又不是预测场景。5G景区的需求场景不清晰。
  
  机器人会代替酒店服务员吗?国内一家四星级酒店的送餐机器人默默地充当了花盆架的角色,服务人员笑眯眯地说:因为它传菜太慢了。
  
  2020年,5G在旅游行业应用场景可能会出现在旅游者获取目的地信息的便利和直观上。未来,影响到的职业和技能是旅游信息咨询员,包括国内目的地旅游咨询中心(i)以及景区游客中心的信息咨询人员。
  
  需要特别提醒的是:2020年,目的地对待所谓5G应用,要不见兔子不撒鹰。
  
  旅游网店店长
  
  2019年,旅游业是纠结和矛盾的一年。
  
  一方,9月,世界上最早的旅行社——托马斯库克破产。
  
  另一方,与此同时,拼多多涉足旅游业,其后甚至高喊口号:拼多多砸几亿进军旅游业,拼多多上出现了旅游网店。
  
  一方,线上的线下开店。
  
  另一方,线下的线上开店。
  
  2020年,可以肯定的是,行业需要大量的旅游网店店长以及客服人员。
  
  这是原职业加上新技能,更重要的是加上新思维。
  
  所谓线上线下的背后是思维方式的不同,比如嘉华旅行社的线下门市开进山东旅游职业学院的教学楼,并且学习运营线上网店。
  
  烹饪体验教员
  
  2019年法国总统马克龙在上海豫园的旅游体验的,让上海小笼包子出了风头。
  
  而在爱彼迎上,这是一款售价350元/人的目的地体验产品。
  
  如同澳大利亚游客在山东济南郊区的村庄里体验包中国饺子,未来越来越多的旅游者对目的地美食不仅仅是品尝体验,还会对其制作体验感兴趣,也许“手”和“舌”并用,才能更好地体验目的地文化。
  
  更深层的原因和作为网络社交媒体“原住民”的年轻一代成为旅游者主体有关,他们的旅游行为是:要“看到”,还要“摸到”(体验)、“拍到”(拍照和视频)和“发到”(朋友圈和短视频平台)。
  
  2020年,可能需要更多的具备烹饪体验产品设计能力的烹饪体验教员,这些烹饪体验产品应该具备“看到”、“尝到”、“摸到”“拍到”和“发到”的特点。中国是美食大国,又涌出这么多的“袁家村”式的景区,吃多了,早晚消化不了,或许可以换个思路。
  
  非遗体验教员
  
  2019年,在文旅融合的大背景下,非物质文化遗产可以说是融合示范领域。一个前提是:几乎所有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都带有强烈的目的地特色,可以成为目的地文化产品巨大的来源库和素材库。
  
  2019年,新加坡推出的目的地产品带有体验性,还带有中国非遗特色,让游客体验中国神像制作技艺。
  
  目前非物质文化遗产成为目的地产品的路径大多是通过展演实现的,而未来需要体验性的非遗旅游产品。如同非遗泰安皮影戏一样,不仅能够展演,还可以让游客亲手制作皮影。
  
  2020年,目的地需要更多的非遗体验产品,需要更多的非遗体验教员,和上文提到的烹饪体验教员一样。只是这种职业和非遗传承人是两码事。
  
  2020年,和自由职业导游不同,烹饪体验教员、非遗体验教员以及休闲体育教员等等,实际是目的地产品的有机组成部分,会以“旅游产品”+“体验”的方式大量出现,也是传统职业三百六十行+“旅游”,衍生出三百六十行新职业。
  
  旅游视频制作师
  
  2019年12月,李子柒莫名其妙火了。莫名其妙的,网上争论话题是“文化输出”。
  
  这就是YouTube上播放量最高的李子柒视频,4000万!就是展示制作包括糖葫芦在内的中国美食。
  
  这是十足中国旅游宣传视频,这个小姑娘的YouTube粉丝745万!
  
  世界上大多数的国家和地区都在目的地机构都在YouTube设立宣传专区,通过视频宣传营销目的地旅游,而且在相当长的时期内,视频是目的地宣传传播的主要方式。
  
  这是澳大利亚旅游局的视频专区,可以看到粉丝量是4.44 万,一对比就凸显出李子柒个人视频专栏的营销影响力。澳大利亚旅游局视频展现了澳大利亚的美丽风光风土人情,有一些也“土”的掉渣,可是没有外国游客认为澳大利亚落后土气。还有,六七年年前,和李子柒视频性质差不多的网红营销视频在国外拍摄制作的费用是50万人民币左右,只是粉丝量可是天壤之别。
  
  从李子柒的视频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美食体验、非物质文化遗产、乡村旅游产品等诸多因素,能够给业内很好的启发。尤其是美食,是目的地吸引物的重要部分。
  
  和文化旅游关系如此密切,成都市文化广电旅游局的同事们倒是抓住了机会,在2019年8月就聘请李子柒为成都非遗推广大使,目的是宣传推广成都非物质文化遗产。
  
  这回,觉得四川同事在这件事上有点使岔了劲。
  
  2020年,文化旅游行业需要一大批旅游视频的制作者、创意者、传播者等。
  
  不过,在媒体报道中发现李子柒的学历是14岁辍学了,这可上哪说理去!
  
  旅游数据分析师
  
  2019年,这个世界五彩缤纷,眼花缭乱。
  
  通过在《学习强国》上答题,会打算去上海枫泾镇旅游吗?
  
  看了电影《流浪地球》,有没有去山东省济宁市的想法?
  
  几乎可以肯定的说,山东舰的命名把山东目的地炒火了一把,顺带还有一切和山东有关的旅游吸引物,比如山东煎饼。
  
  2019年,网络流行语叫“种草”。
  
  有没有办法知道,在什么样的场景下,潜在旅游者接收到什么样的信息,产生了到目的地旅游的念头。
  
  2020年,这个世界愈发五彩缤纷,眼花缭乱。
  
  景区以及区域目的地通过抽样调查以及大数据等方式获取数据,得到“种草”的数据分析结果。
  
  2020年,这些工作需要旅游数据调查员以及旅游数据分析师。
  
  旅游表演艺员
  
  2018年,“连音社”带火了济南宽厚里。
  
  2019年,这回是西安的“不倒翁女孩”。
  
  目的地吸引物文化的“活化”,需要旅游表演艺员参与其中,成为旅游“网红”,成为旅游吸引物的有机组成部分。
  
  2020年,随着越来越多的从众者,旅游表演艺员职业的出现成为必然。
  
  旅游推介员
  
  2019年,导游、媒体主播、旅游达人、旅游表演艺员等充当了景区以及各级区域目的地展览、推介、路演等活动中的旅游推介员的角色。
  
  2020年,旅游推介依然是一种稀缺的技能,部分原因是其他职业参与者难以把事前营销与事中介绍区分开来,而旅游直播员更接近这种职业。
  
  研学课程设计师
  
  2019年,研学旅游发展迅猛,也泥沙俱下。
  
  2020年,研学课程开发成为目的地发展研学旅游的基础工作,研学课程设计师也成为最紧俏的职业之一。
  
  研学产品设计师
  
  2019年,部分研学旅游市场陷入低价竞争,研学产品同质化、低端化是原因之一。
  
  2019年,市场对于研学产品设计师的需求增大,其虽然接近旅游产品师,但有很大不同。
  
  旅游产业发展,需要具备新技能员工,需要适合新职业的员工。新技能和新职业需要新职业教育,新职教需要新理念新思维新业态新企业进入职业院校。这就是校企合作、产教融合。
  
  旅游是目的地旅游,目的地教育培训是旅游新职业新技能培养的重要形式。
  
  李白诗云:鲁酒若琥珀,汶鱼紫锦鳞。山东豪吏有俊气,手携此物赠远人。意气相倾两相顾,斗酒双鱼表情素。
  
  山东豪吏有俊气!山东旅游,中国旅游十分天下有其一。
  
  2020年,山东旅游职业学院全面进入旅游新职业新技能领域。
  
  (建设中的山东旅游职业学院欣欣旅游实训基地)
  
  2020年,欢迎“意气相倾”的新理念新思维新业态的企业和机构来山东旅游职业学院,适应新趋势,培育新职业,迎接新时代。
  
  一起建设新职业新技能实训基地。
  
  一起搭建企业旅游技术系统。
  
  一起模拟实现旅游业态。
  
  一起测试检验企业产品。
  
  一起开发以企业为模板的教学模块。
  
  一起编写以企业为模板的课程教材。
  
  一起开展山东及周边省份的旅游行业培训开拓市场。
  
  一起锻造企业(学院)培训金牌讲师。
  
  一起研究企业相关科研课题。
  
  一起打造企业人才实习基地。
  
  一起设立企业人才“订单班”后备人才基地。
  
  一起开设颁发旅游新技能证书。
  
  一起擦亮企业新形象。
  
  一起培养见识广远,眼界开阔的“博望”型旅游产业人才。
  
  这就是山东旅游职业学院的2020年“博望”行动。
  
  “博望侯”是“敢为天下先”中国旅行家张骞的封号。
  
  2020年,一起来吧!
评论(0条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聚星股东微信扫一扫,关注劲旅网官方微信号

聚星股东或搜索“ctcnn1”

手机扫一扫,打开劲旅网手机站

随时掌握最新资讯

聚星股东微博扫一扫,打开客户端

聚星股东第一时间分享及时旅业财经资讯给好友

聚星股东十万旅游业者的资讯选择,每周固定推送

热 门

登录

关闭